<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div id="wwcu4"></div>
<small id="wwcu4"><div id="wwcu4"></div></small><small id="wwcu4"></small> <div id="wwcu4"></div>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small id="wwcu4"><div id="wwcu4"></div></small>
<small id="wwcu4"></small>

每天更新最新的資源,請記住我們的網站:www.myindividualdentalinsurance.com 

2016.11.4 廣告位置出租

河南檢察官英年早逝 稱虧欠妻子玫瑰巧克力(圖)

作者:東東笑話網2021-04-20 16:02類型:互聯網動態 已有91人圍觀 點擊提交給百度收錄

  老路走后,整理他的遺物成了他妻子每天的“工作”,兩個兒子偶爾也會來“幫忙”

  老路走后,整理他的遺物成了他妻子每天的“工作”,兩個兒子偶爾也會來“幫忙”


  5月24日,45歲的鄲城檢察官路廣恩走了他說:我一生沒有虧欠誰,只虧欠妻子 “欠你紅玫瑰一朵,巧克力一盒”

  他去世了,沒有人把他定義為英雄——他太普通了,普通到連上任半年多的檢察長都記不起這位下屬的模樣。

  5月24日,45歲的鄲城檢察官路廣恩走了,他丟下了沒有處理完的卷宗,還有兩個面臨高考的兒子。

  有村民步行數十里送來十塊錢慰問金,說“老天為啥讓恁好的人死了”。

  他說一生只虧欠自己的妻子;而他妻子卻想告訴他,他的一生從沒有虧欠。

  ■商報記者張婷文/圖

  【對病情】

  醫生:他怎么能忍到這么晚

  2007年5月15日,醫生把路廣恩的家屬叫出來,“來得太晚了,已經治不好了,你們看是轉院還是在醫院里多維持幾天?”

  大舅子王永林“撲通”一聲跪在醫生面前,“再治治吧,他是個好人!

  醫生嘆了口氣,“來不及了,不過,他怎么能忍到這么晚才來醫院呢!

  要不是放五一長假,路廣恩不知還要忍到什么時候。

  五一前兩天,院里的案子特別多,妻子王麗英幾次夜里去單位給他送藥,都見他還在加班。坐他辦公桌對面的同事王麗麗也覺得不對勁:“路科長,我咋看你臉色特別差啊,去醫院瞧瞧吧!

  路廣恩一笑,揮揮手說,“沒事,就是肚子有點發脹,等放假了我就去醫院看看!蓖觖慃惖谝淮伟l現這位愛說愛笑的路大哥笑得有點兒勉強。

  4月30日下午,路廣恩給檢察長顧濤打了個電話:“顧檢啊,我身體有點不舒服,可能得住院,請幾天假!

  顧濤剛上任半年多,印象中路廣恩是業務最重的公訴科副科長,忙得和新檢察長都沒打過幾次照面。顧濤覺得他可能是累壞了,就叮囑道:“老路好好休息幾天吧!

  【對單位】

  11年藥費20萬元沒向單位報一分

  5月8日,顧濤又接到一個電話,這回是老路愛人打來的:老路的病太重了。

  顧檢奇怪的是:從來沒聽說老路請假,也沒見他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這病怎么來得這么突然?

  王麗英收拾遺物時,找到了丈夫的全部病歷——這些東西被他藏著掖著了十年。

  第一張診斷書,1996年的,彌漫類肝損傷,醫生說,這病不能勞累、不能熬夜。到2001年時,診斷結果已經變成了“肝硬化”。老路干脆不讓妻子看他的病歷,只是把醫生開的中藥方子交給她。妻子只好一包包買藥,為了省錢,后來干脆從醫藥公司批發。

  一年藥費要一兩萬元,已經從鄲城縣藥廠下崗的王麗英受不了了,埋怨丈夫:“這藥費咱家可承受不起,不能讓你們檢察院報點?”

  好脾氣的檢察官溫言哄妻子:“你是不知道,我們檢察院有時辦案出車加油錢都困難,還是給院里省點錢吧。再說,我這病也不需要住院啊!

  帶病11年,老路自付藥費近20萬元,欠下一屁股債到去世還沒還清。

  【對工作】

  辦案只有一個標準:法律精神

  同事崔梅還記得:4月30日上午,在簽到處,看到他的老領導臉色煞白煞白的,就問:“路大哥,你臉色不太好啊!

  “沒事,崔梅!崩下窙_師妹笑笑。這時候老路已經感覺到肚子發脹。4月的簽到本上,每一頁都寫著龍飛鳳舞的“路廣恩”三字。

  1999年,崔梅被分到檢察院反貪局,和老路在一個辦公室。崔梅是老路在河南省司法學校的校友,年紀上小一輪,這位老是笑呵呵的師兄理所當然就成了她司法實踐路上的第一位老師。

  剛工作的崔梅時常會遇到工作上的困擾,年輕的姑娘每次都把煩惱和壓力寫在臉上。

  師兄就一件件地給她掰開分析,等她豁然開朗了,師兄大手一揮,“沒事的,崔梅!

  遇到師兄捧著大藥缸子臉色蒼白時,崔梅就主動勸他去醫院,結果,人家還是那句話,“沒事的,崔梅!

  老路經常對師妹說:“我們辦案只有一個標準:法律精神!彼幸粋原則:從不接受當事人的吃請。

  有一回,王麗麗聽見老路在接一個電話,態度挺兇,“辦不了就是辦不了,你愛找誰找誰!”王麗麗很少見老大哥這樣,問:這是誰啊惹您發這么大的火?

  老路淡淡地說,沒啥,一個親戚。這讓王麗麗很感慨:“換了別的檢察官碰到這種事最多婉轉的拒絕,可他在這方面卻很強硬,目的就是堵了其他人找他說情的念頭!

  【對鄉親】

  “大爺,我也是農民的兒啊”

  其實,老路平時對親戚們很好。不但是好,他還是老家人心目中的“萬事不求人”。

  老路的老家周口市鹿邑縣,兄妹6個,路廣恩是老大,下面還有個患小兒麻痹癥的弟弟,4個妹妹。1990年,單位給路廣恩分了一套60平方米的住房,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老家把父母接過來,“我有住的地方了,今后該好好孝敬您二老了!

  出身農村的老路不僅對家里人親,對農村人都親,這個同事們都知道。2003年秋天,偵監科科長陳海紅和老路有天下班,碰見一個老漢。老漢是鄰縣東風鄉的,路廣恩一看老漢卷著褲腳,布鞋上都是泥,就知道老人家為省車錢步行幾十里過來的。他把老人接到辦公室,詳細介紹了案件的情況,又帶著老人吃了碗燴面,送到車站,臨別時還給了二十元錢。走時,老人跪下說,我是遇到好人了啊。老路趕忙扶他起來,“大爺,我也是農民的兒啊!

  在家鄉人的眼里,路家老大這個官沒白“當”。村里有條路一下雨沒法走,想賣點蔬菜的村民都出不了村。那以后,一輩子從來沒托關系找過人的老路,一趟趟地去省城找老同學老領導,終于爭取到了修路的資金。

  【對家庭】

  一輩子只虧欠妻子

  在醫院里,老路天天掰著手指頭,每天問王麗英一遍:“離6月7日還有幾天!

  “老路是想熬到孩子考完試!苯Y果,老路離高考還有兩星期的時候,撒手去了。

  老路給妻子留下了一包東西。一張4999元的賬單是王麗英收拾遺物時發現的,賬單上記錄著1996年~1997年老路下鄉辦案時自己墊付的花費,其中一頁寫著:1996年9月16日,早晨:豆角、饃;中午:拌黃瓜、素面條;晚上:肉絲豆角、一個饃、一碗稀飯。共計:11元……那么多年了,老路惦記著單位困難,一直都沒開口報銷。

溫馨提示如有轉載或引用以上內容之必要,敬請將本文鏈接作為出處標注,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