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div id="wwcu4"></div>
<small id="wwcu4"><div id="wwcu4"></div></small><small id="wwcu4"></small> <div id="wwcu4"></div>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small id="wwcu4"><div id="wwcu4"></div></small>
<small id="wwcu4"></small>

每天更新最新的資源,請記住我們的網站:www.myindividualdentalinsurance.com 

2016.11.4 廣告位置出租
  •  東東笑話網 > 互聯網動態 > >重磅!央行時隔14年再岀手,動用“神秘”工具穩匯率,人民幣快速走貶,如何影響銀行企業?

重磅!央行時隔14年再岀手,動用“神秘”工具穩匯率,人民幣快速走貶,如何影響銀行企業?

作者:東東笑話網2022-02-08 07:31類型:互聯網動態 已有75人圍觀 點擊提交給百度收錄

(原標題:重磅!央行時隔14年再岀手,動用“神秘”工具穩匯率,人民幣快速走貶,如何影響銀行企業?)

就在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續刷逾3年新高之際,央行宣布一項重磅政策,推動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瞬時下跌,抹去日內漲幅,足見這一政策的“威力”。

5月31日,中國人民銀行官方發布消息稱,為加強金融機構外匯流動性管理,中國人民銀行決定,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5%提高到7%。

圖片

短短不足百字的公告,字少事大。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再度快速升值,為合理引導市場預期,一些帶有官方色彩的觀點和聲音連續發出,央行31日宣布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也有穩定匯率、抑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過快升值的政策意圖。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表示,此次政策調整傳遞兩個信號:一是央行不會放任人民幣過快升值,必要時將果斷出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從去年5月末至今升幅已經不小,繼續升值有可能使人民幣幣值脫離基本面。疫情對我國經濟的影響尚未完全消失,繼續大幅升值可能對出口企業造成較大負面影響。二是央行不出手則已,出手必是重拳。以往央行調整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一般每次調整0.5個百分點,此次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上調幅度為2個百分點,明顯超出以往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的調整幅度,力度較大,彰顯央行調控決心。此次央行沒有使用外匯風險準備金等過去幾年常用的政策,而是動用了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這一過去較少使用的工具,說明央行工具箱中的工具還很多,央行自由選擇的空間很大。

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有何影響

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與防止市場形成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對沖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過快升值之間有何關系?兩者之間乍一看沒有直接聯系,但實際上也有關聯。

一資深外匯交易員對證券時報記者分析,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與穩定匯率預期之間雖然沒有直接聯系,但一種符合邏輯的解釋是,由于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快速升值,變相降低企業外匯貸款的融資成本,使得一些有用匯需求的企業通過向銀行申請外匯貸款而非購匯的方式滿足自身需求。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可以鎖定金融機構外幣頭寸,減少外幣貸款的擴充壓力,抑制銀行對外匯貸款的投放,提高外匯貸款利率,進而倒逼企業更多通過購匯來滿足用匯需求,從而達到對沖人民幣升值預期、穩定匯率的目的。

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分析師王靜文也認為,央行之所以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可以回收銀行體系的外匯流動性,抑制外匯貸款的規模擴張,通過減少外幣供應量進而抑制人民幣升值。2021年4月末,我國金融機構外匯各項存款余額為10000億美元,上調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可以鎖定200億的美元流動性。

上述觀點主要是從刺激企業購匯需求的角度分析,但該政策對延緩企業結匯或亦有影響。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快速走高,在美元指數維持在90上下基礎上,突破6.4后快速升至6.36附近,走出了一波相對獨立的強勢表現,導致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走強,兌歐元、日元等主要貿易伙伴匯率走高,對出口部門和實體經濟復蘇帶來較大壓力。特別是在監管層連續喊話后,漲勢不減,升值預期逐漸升溫,企業短期結匯增加,外匯供需逐漸失衡,進一步刺激了人民幣走高。此時提高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將增加金融機構持有外匯成本,相關成本將轉嫁至結匯市場,在一定程度上減緩或延后企業結匯時點,促使外匯市場回歸理性。此舉也釋放了較為明顯的政策信號,即不希望匯率繼續單邊快速上行,干擾實體經濟復蘇進程。

管濤也表示,2021年以來,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明顯增加,4月末外匯存款余額約為1萬億美元,外匯流動性寬松,央行將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上調2個百分點,可凍結約200億美元外匯流動性,有助于收緊境內市場外匯流動性,提高境內外幣利率,縮小境內本外幣利差,抑制即期和遠期結匯,促進境內外匯市場平衡。

此外,王靜文還認為,央行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鎖定銀行持有的外匯規模,可以避免銀行向央行結匯進而導致外匯占款的被動投放。今年以來,外匯占款規模持續上升,是壓低債市收益率、推動資產價格上升的重要因素之一。

央行密集釋放穩匯率政策信號

作為央行穩匯率的工具,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近年來較為少見。最近一次上調是2007年,由之前的4%上調至5%。此后一直保持不動,直到今年6月15日上調2個百分點。

自上周四以來,央行通過多種方式、多種渠道向市場傳遞穩定匯率預期的政策信號。

5月27日,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第七次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出席并講話。會議強調,未來,影響匯率的市場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幣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沒有任何人可以準確預測匯率走勢。不論是短期還是中長期,匯率測不準是必然,雙向波動是常態。匯率不能作為工具,既不能用來貶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來升值抵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影響。關鍵是管理好預期,堅決打擊各種惡意操縱市場、惡意制造單邊預期的行為。企業要聚焦主業,樹立“風險中性”理念,避免偏離風險中性的“炒匯”行為,不要賭人民幣匯率升值或貶值,久賭必輸。

“會后新聞稿即針對炒作升值的言論傳達明確信號,表明央行已在有意向市場中炒作升值的投資者發出警告,必要時可能會果斷出手、采取有力措施應對。此次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說明央行言出必行。”管濤稱。

5月30,央行主管媒體《金融時報》發表評論員文章稱,近期人民幣匯率有所升值。往前看,既有支持人民幣升值的因素,也有支持人民幣貶值的因素。未來可能推動人民幣貶值的四大因素不能忽視。

同日,央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在接受新華社專訪時指出,人民幣不具備快速升值的基礎。人民幣匯率超調是短期投機行為,不可持續。我國堅持對外開放,鼓勵長期資金投資,但要防止短期資金大量流入,推高人民幣匯率,削弱出口企業競爭力,擾亂我國金融市場和貨幣政策的獨立施行。

5月31日,央行落地穩定匯率具體工具,消息一出,在岸、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雙雙下挫,當日走出V字型行情。截至記者發稿前,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報6.3710,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56點;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報6.3717,較前一交易上下跌119點。

圖片

圖片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沒有了 >>
溫馨提示如有轉載或引用以上內容之必要,敬請將本文鏈接作為出處標注,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