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div id="wwcu4"></div>
<small id="wwcu4"><div id="wwcu4"></div></small><small id="wwcu4"></small> <div id="wwcu4"></div>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small id="wwcu4"><div id="wwcu4"></div></small>
<small id="wwcu4"></small>

每天更新最新的資源,請記住我們的網站:www.myindividualdentalinsurance.com 

2016.11.4 廣告位置出租

彩禮地圖:山東最流行 浙江18.3萬彩禮全國第一 超過75%上市公司員工一年薪酬

作者:東東笑話網2022-02-08 07:44類型:互聯網動態 已有139人圍觀 點擊提交給百度收錄

(原標題:彩禮地圖:山東最流行 浙江18.3萬彩禮全國第一 超過75%上市公司員工一年薪酬)

據統計,超過七成的婚姻都收過彩禮,國內有9個省份彩禮禮金占一年可支配收入的3倍以上。

結一次婚到底要花多少錢?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筆賬,除了置辦酒宴、婚慶禮儀、打點親友,占據賬單最大頭的,非彩禮莫屬。這份彩禮中,有些地方講究一動(車)不動(房),有的地方講究回門禮……

對于初次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來說,彩禮無疑是最大的一道坎。因為彩禮這件事,退婚、悔婚的案例層出不窮,單身青年望而卻步的人也不在少數。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楊華表示,結婚彩禮高也成為誘發婚后家庭矛盾的重要原因,導致一些地方出現閃婚閃離、買賣婚姻及騙婚現象。

事實上,全國的結婚率自2013年開始已經下滑,2013-2020年,結婚登記對數從1347萬對的歷史高點持續下滑至813萬對。民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結婚率降至6.6‰,離婚率升至3.4‰,兩者的差距不斷縮小。

圖片

山東地區最流行送彩禮

男女雙方態度差異大

都說結婚談錢俗氣,但能脫俗的婚姻沒幾個。騰訊新聞谷雨數據曾在去年發起《2020年國人彩禮調查》,到底哪個省的彩禮最貴?男女雙方如何看待彩禮問題?

調查顯示,有超過七成(73.8%)的婚姻都收過彩禮,山東以將近九成(86.6%)的比例成為最流行送彩禮的地區。男方除了送禮金,還有超過七成送了首飾,近四成的彩禮“順帶”送房、送車,也就是傳說中的“三金四銀”和“一動不動”(車與房)。相較之下,女方回的嫁妝只有三成包含私家車,多數的嫁妝都是床上用品、家電、家具等。

圖片

據調查,超過四成家庭因彩禮禮金問題發生矛盾。彩禮為何能成為困擾年輕人的難題,很大程度與男女雙方對待彩禮的態度迥然不同有關。調查顯示,60.9%的女性看重彩禮金額多少,但只有15%的男性認為金額多少很重要。男性最傾向合理的禮金金額是1-5萬,女性則最傾向5-10萬。

圖片

然而,世界上是否就沒有能夠戰勝彩禮的愛情?數據顯示,10.5%的人認為結婚不需要彩禮,而且學歷越高,送出或收到彩禮的比例越低。在認為結婚不需要彩禮的各種理由中,“兩個人相愛就好”是最常見的原因,還有超過半數的人認為彩禮是舊習俗,應該摒棄。

圖片

浙江地區彩禮全國第一

黑龍江支付彩禮壓力最大

彩禮金額到底有多高呢?調查顯示,全國彩禮禮金平均值為6.9萬;2020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2萬元,這意味著一般人需要拿出一年可支配收入的2倍以上來支付彩禮禮金。分地區看,海南、吉林、新疆、重慶、廣西、四川等地彩禮禮金較低,均不到4萬。(注:本次調查中,西藏及港澳臺地區未獲得足夠數據,暫未納入統計)

浙江以平均18.3萬的禮金,在所有地區中高居第一,是全國禮金均值的2.65倍。其次是黑龍江、福建、江西、內蒙古等地,彩禮禮金均在10萬以上。數據寶此前發布的《A股薪酬榜》顯示,A股上市公司員工人均薪酬(不含高管)的平均值為15。 46萬元。只有浙江的彩禮禮金超過A股公司員工平均薪酬,且這一金額超過了75%的上市公司員工薪酬水平。

圖片

對一個普通家庭來說,彩禮禮金壓力究竟有多大?數據寶通過對比各地彩禮禮金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值發現,9個地區彩禮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超過3倍。比值最高的是黑龍江,彩禮金額是居民可支配收入的6.1倍,這意味著要男方拿出6年的收入來支付彩禮禮金。彩禮壓力最小的是上海、廣東、重慶、北京、海南等地,用一年的可支配收入就足以支付彩禮禮金。

天價彩禮現象頻被點名

天價彩禮已經成為許多農村家庭難以承受的沉重負擔。在一些地區,彩禮數額高達10萬余元,有的甚至超過20萬元,各種名目也不斷翻新。天價彩禮也使得越來越多的人不敢跨進婚姻門檻。

兩年前,國金證券發布《單身經濟崛起,消費新勢力抬頭》專題分析報告指出,2017年全國單身人群已達2.2億人,占到總人口15%左右。業內人士指出,照此情形,單身人群的數量仍有擴大的可能。

據央視新聞,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召開會議,聽取“十四五”時期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重大政策舉措匯報,審議《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會議上除了強調依法組織實施三孩生育政策,還強調將婚嫁、生育、養育、教育一體考慮,加強適婚青年婚戀觀、家庭觀教育引導,對婚嫁陋習、天價彩禮等不良社會風氣進行治理。

這已經不是中央第一次點名“婚嫁陋習、天價彩禮”。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就首次針對這些不良社會風氣提出了明確的治理要求。今年4月,民政部將15個縣(市區)確認為全國婚俗改革實驗區,大力推進婚姻領域移風易俗,實驗時間為期三年。

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年初曾發文指出,天價彩禮的治理需要多措并舉、久久為功。應當采取多種方式引導群眾自覺抵制不良風氣,讓愛情回歸本心,讓婚姻回歸本質。

溫馨提示如有轉載或引用以上內容之必要,敬請將本文鏈接作為出處標注,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