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3rp9f"><pre id="3rp9f"></pre></delect>
<pre id="3rp9f"></pre>

<p id="3rp9f"></p>
<p id="3rp9f"></p><output id="3rp9f"></output>

<output id="3rp9f"></output>

<pre id="3rp9f"></pre>

<p id="3rp9f"></p>

<pre id="3rp9f"></pre>

<p id="3rp9f"><delect id="3rp9f"></delect></p>
<output id="3rp9f"></output>

<p id="3rp9f"></p><pre id="3rp9f"></pre>

<pre id="3rp9f"></pre>
<p id="3rp9f"></p>
<pre id="3rp9f"></pre>
<p id="3rp9f"></p>
<p id="3rp9f"><menuitem id="3rp9f"></menuitem></p>

<p id="3rp9f"></p>

<pre id="3rp9f"></pre>
<pre id="3rp9f"></pre>
<pre id="3rp9f"><p id="3rp9f"></p></pre>

<pre id="3rp9f"><p id="3rp9f"><delect id="3rp9f"></delect></p></pre>

<pre id="3rp9f"></pre><pre id="3rp9f"><output id="3rp9f"><delect id="3rp9f"></delect></output></pre>

每天更新最新的資源,請記住我們的網站:www.myindividualdentalinsurance.com 

2016.11.4 廣告位置出租

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圖譜”:13市10年增速突破20%,珠海拉薩三亞位列前三

作者:東東笑話網2022-02-08 08:35類型:互聯網動態 已有127人圍觀 點擊提交給百度收錄

(原標題: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圖譜”:13市10年增速突破20%,珠海拉薩三亞位列前三)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陳潔 實習研究員 王夢陽

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誰是過去10年的“人口贏家”?

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報,2020年我國常住人口數量低于300萬人的地級市共有172個(包括地區、自治州、盟)。其中,過去10年間有74個城市常住人口實現增長,占43%,但僅13個城市增長超過20%;另外98個城市常住人口則出現“縮水”,占57%。

其中,一些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長表現十分搶眼。過去10年間,珠海、拉薩、三亞3市常住人口均增長超過50%,銀川、?谠鲩L超過40%,嘉峪關增長超過30%,作為旅游城市的北海和防城港的常住人口增速也都超過20%。近10年,我國大城市的人口“馬太效應”越發明顯,這些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何以能實現人口大幅增長?這背后又折射出此類城市什么樣的發展邏輯?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首先,一些城市主要得益于區位優勢,例如地處粵港澳大灣區的珠海,因為毗鄰澳門、環境舒適,不斷吸引人口;其次,過去10年我國省會城市人口吸納能力普遍增強,作為個頭偏小的省會城市,銀川、?、西寧等也有明顯人口增長;再次,嘉峪關等城市則依托較好的產業發展和較高的人均GDP推動人口快速增長;最后,一些生態環境優越的南方海濱城市,也因為“宜居宜游”獲得青睞,特別是承接了大量北方南遷人口。

當前,我國已進入大城市引領發展、都市圈和城市群加快建設的時代,人口300萬以下城市雖然難以直接在人口發展上與超大、特大城市“正面比拼”,但也仍有著自身的獨特魅力和發展優勢。

人口300萬以下城市“贏家”

過去10年,與超大、特大城市吸納了大量人口的情況不同,我國一些城市常住人口在減少。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172個常住人口低于300萬人的地級市中,98個城市在近10年間常住人口“縮水”,占比過半。其中,常住人口減少超過20%的城市共11個,多數為東北地區城市,例如四平市10年間常住人口減少了46.41%,增速在172個城市中排名倒數第一。當然,這與2020年公主嶺市從四平市代管改為由長春市代管也有直接關系。

此外,結合我國近10年自然人口增長率(近10年間全國人口增長5.38%)來看,其中一些常住人口增速較低的城市,扣除自然人口增長之后,不少也是人口流出地。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導致這些城市人口“縮水”、流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一些資源枯竭型城市往往面臨著常住人口大幅減少。另外,我國加快邁向大城市引領發展的時代,超大、特大城市依托更好的經濟發展和就業機會有力吸聚人口,并對其它城市人口造成了“分流”。

不過,盡管面對極強的人口“虹吸效應”,但仍有部分城市展現了不俗的人口競爭力,它們在過去10年間實現了可觀的人口增長,并構筑了區別于大城市的發展路徑。

以珠海為例,該市近10年常住人口增加了879356人、增長56.36%;浉郯拇鬄硡^是全國人口增長最快的地區之一,過去10年粵港澳大灣區內地9市的常住人口增長了39.02%,并形成了廣州、深圳、東莞3個人口千萬級城市。置身其中,珠海仍然脫穎而出。

這是珠海多重獨特優勢疊加的體現。珠海毗鄰澳門,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推進,它的城市地位日漸突出;作為海濱城市,珠海氣候宜人、環境優美、生活舒適;同時,近年珠海一系列現代服務業和先進制造業布局發展態勢良好,也強化了人才吸引力。2020年,珠海全年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55936元,比上年增長6.6%,均處于較高水平。

與之類似,因生活環境舒適而頗受青睞的南方海濱城市并不鮮見,例如海南的三亞,廣西的防城港和北海,這些城市在最近10年里均實現了常住人口快速增長。

作為全國著名旅游城市,加上海南自貿港政策的助推,三亞的人口增長表現十分突出,近10年常住人口共增加345988人、增長50.48%。其中,僅2020年,三亞在放開高校畢業生落戶限制之后,全年便引進人才落戶超過1.1萬人(含隨遷人員)。

同屬北部灣經濟區的防城港和北海,近10年常住人口分別增長20.66%和20.40%。受益于獨特區位和港口發展,特別是中國與東盟國家合作不斷深化,北部灣經濟區發展動力增強。2020年,北海第三產業占比首次超過第二產業,其中互聯網和相關服務、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營業收入增長3.3倍,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營業收入增長43.0%。同時,“宜居宜游”和居住成本相對較低,也使得這些濱海城市獨具人口吸引力,尤其是獲得大量北方南遷人口的青睞。

如果說珠海、三亞、北海等市的人口增長“密碼”是區位優勢突出,那么一些個頭偏小的省會(首府,下同)城市,比如拉薩、銀川、?诘,則另有一套邏輯:過去10年間,隨著各地“強省會”趨勢的不斷強化,這些城市的人口增長表現也十分搶眼。

這些人口整體偏少的省份,近年積極打造“強省會”,希望增強高端資源要素集聚能力并帶動整個省份發展,由此帶來的強有力政策傾斜為省會城市人口增長創造了有利條件。

以銀川為例,該市首位度在全國省會中位居前列。2020年銀川常住人口為285.91萬,過去10年增長了43.45%,占寧夏總人口比重也達到39.69%,過去10年上升了8.07個百分點。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在過去10年人口不斷向大城市集聚的過程中,中西部地區的“強省會”起到了為當地留住人口的關鍵作用。以人口流出明顯的甘肅為例,過去10年常住人口增速為-2.17%,全省14個地級市(州)中僅4市實現常住人口正增長,其中蘭州常住人口從361.61萬升至435.94萬,以74.33萬常住人口增量,成為甘肅最重要的人口吸納地。

地處粵港澳大灣區的珠海,因為毗鄰澳門、環境舒適,不斷吸引人口流入。視覺中國

與核心城市共贏發展

從根本上看,一個城市的人口增長動力源自發展,特別是產業發展。這在一些城市也有直觀體現,例如嘉峪關,雖然該市當前常住人口僅31.27萬人,但10年來增長了34.85%。這主要是得益于該市重工業和旅游業的發展,嘉峪關“因礦而興”,酒泉鋼鐵的總部就扎根于此,同時該市歷史文化景觀眾多,坐擁“天下第一雄關”等旅游資源。

綜觀近10年常住人口增長的74個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從區位、環境、政策到產業,各市可謂各具優勢,但也不得不承認,這些城市人口“突圍”似乎越來越難。著眼未來,哪些城市有望進一步吸引人口,或者說應該如何找到人口繼續增長的“密碼”?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隨著人口競爭日趨激烈,未來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吸納人口的難度將進一步加大,都市圈或城市群將成為人口競爭發展的“主陣地”。隨著產業轉型升級,大城市依托對資本、人才、創新和高質量公共服務的集聚優勢,人口優勢將進一步凸顯,但是在都市圈或城市群的內部,這些城市將有可能通過扮演大城市的人口分流地來獲得常住人口增長。

這是因為,都市圈或城市群建設發展的過程中,核心城市向周邊城市的“溢出效用”將進一步顯現,特別是隨著都市圈或城市群內部交通網絡“加密”,中小城市有望利用更低的生活成本、更舒適的環境和具有一定競爭力的收入水平,與核心城市實現人口和產業“共贏發展”。

以粵港澳大灣區為例,近年廣州和深圳兩大一線城市向周邊的產業“外溢”趨于明顯,甚至突破了此前傳統概念下的廣佛肇、深莞惠、珠中江等合作格局。例如,今年4月,廣州奧松電子有限公司投資30億元在珠海建設8英寸MEMS(微機電系統)特色半導體IDM產業基地;今年5月底,總部位于深圳的中集集團,與肇慶市簽訂了推動肇慶市西江新能源運輸系列項目的有關投資意向,中集集團將在肇慶投資百億元。根據“人口隨產業走”的客觀規律,隨著產業“外溢”不斷加快,人口也將在就業機會的牽引下緊隨而至。

這事實上也是政策推動的重點,當前,諸多重點城市都在謀劃推動都市圈和城市群向縱深發展,穿透產業、土地、交通、公共服務等方方面面,這也將為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創造發展機會。

比如,近期武漢都市圈就動作頻頻。5月19日,武漢城市圈同城化發展聯席會首次會議在武漢會議中心舉行;6月中旬,武漢都市圈9城同步開設了“武漢城市圈通辦綜合窗口”,聯合推出了首批106項政務服務事項“跨市通辦”清單;6月28日下午,9市公共資源交易(政府采購)中心代表召開座談會,共謀武漢城市圈公共資源交易平臺同城化發展行動方案。

溫馨提示如有轉載或引用以上內容之必要,敬請將本文鏈接作為出處標注,謝謝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