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
<div id="wwcu4"></div>
<small id="wwcu4"><div id="wwcu4"></div></small><small id="wwcu4"></small> <div id="wwcu4"></div>
<small id="wwcu4"><wbr id="wwcu4"></wbr></small><small id="wwcu4"><div id="wwcu4"></div></small>
<small id="wwcu4"></small>

每天更新最新的資源,請記住我們的網站:www.myindividualdentalinsurance.com 

2016.11.4 廣告位置出租

專家:央行面臨貨幣政策松緊與企業信用松緊兩難局面|央行

作者:東東笑話網2021-03-14 00:00類型:綜合笑話 已有59人圍觀 點擊提交給百度收錄

  央行能做到的和做不到的

  來源:北京商報   韓哲

  6月27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逼近6.60關口,A股上證綜指盤中跌破2800點。另一方面,央行此前定向降準釋放出7000億元人民幣流動性,也被認為是釋放出貨幣政策微調的微妙信息。

  在美國減稅加息貿易戰的步步緊逼下,關于中國貨幣政策究竟繼續維持“穩健”還是轉向“寬松”的討論開始升溫。

  對“央媽”而言,這一直是個兩難,過去有,現在有,未來還會有。在美國加息和美元強勢的背景下,中國貨幣政策需要考慮的目標太多,而這些目標往往還相互排斥。如果央行選擇緊貨幣政策,保的就是匯率,防止資本大量流出,但副作用就是對實體經濟和資產價格形成利空,不利于穩增長;而如果央行選擇寬貨幣政策,保的就是增長,間接也保了樓市,代價就是人民幣承壓。不過,人民幣貶值客觀上將有效對沖美國的關稅攻勢。

  面對松緊之爭,官方措辭不變,仍是“穩健中性”。但央行的降準之舉,畢竟是屬于寬貨幣政策的操作,也就打開了市場預期的猜測空間。畢竟,去杠桿不可避免地增加了企業債務違約,盡管前者毫無疑問是正確和及時的,但如何在去杠桿的同時避免經濟硬著陸,同樣也是“政治正確”。

  今年以來,中國經濟是緊貨幣環境無疑。央行數據顯示,5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長7608億元,環比減少51%,創22個月來新低。M2增長8.3%,同樣低位運行。事實上,早在一季度,緊貨幣的苗頭就已顯現,3.8萬億元的企業融資額相比較2017年和2016年,分別減少了0.96萬億元和1.63萬億元。緊貨幣下,銀行的信貸資金會優先向央企和國企傾斜,因為它們有政府信用的隱性擔保。民營企業的融資難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在貨幣寬松周期還能喝口湯,至少有非標和通道,再不濟還有民間借貸兜底。但現在可能就是最先被發現裸泳的接盤俠。

  這是央行所面臨的“大兩難”:貨幣政策的松緊兩難和企業信用的松緊兩難。貨幣收緊,信用收緊,這并非央行所樂見。后者更希望的是緊貨幣、寬信用,良幣驅逐劣幣,而不是只驅逐民企。央行能做到的,是審時度勢,運動多種貨幣工具,精調和微調貨幣政策,盡量匹配不斷變化的內部和外部環境,不刻舟求劍。在緊貨幣周期里,如何精準增加投放;在去杠桿的過程中,如何穩健加杠桿。

  但是,央行獨立做不到的,是分散在各部門、各領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比如國企建立財務制度的硬約束,比如促成一個有利于創新和產權保護、友好型的營商環境。只有當產業結構經過“出清”進入新周期,形成對高質量增長的有利支撐,才能避免貨幣政策和金融強監管的“單打獨斗”。就像在足球場上,“梅羅”再厲害,也不能把守門員、后衛和前鋒的活都干了。

責任編輯:孫劍嵩

溫馨提示如有轉載或引用以上內容之必要,敬請將本文鏈接作為出處標注,謝謝合作!